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遥控母女
遥控母女

遥控母女

「我回来了!」凉宫春日推开家门,喊了一声。

  然后便自觉地脱掉了包裹着黑丝小脚的皮鞋,换上了家居的拖鞋。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呢?」凉宫春日有些疑惑地喊道,毕竟平常凉宫春日的爸爸妈妈都会出来迎接她的。

  这时,凉宫玉成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传来,「春日,我和妈妈在客厅呢,你过来吧。」凉宫春日听了,便向着客厅走去,走进客厅,凉宫春日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客厅内。

  成云与凉宫夫妇相对而坐,两方看上去好像交谈的蛮开心得,成云是说个几句就笑一下,凉宫明菜就红着脸附和着,而凉宫玉成的笑脸干脆就没变过。

  凉宫玉成看着凉宫春日进来了,连忙招手道:「春日,来,坐到我身边来。」凉宫春日虽然有些疑惑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和自己发现的「天命之妖」聊了起来,但是或许是因为父母在这,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凉宫春日居然没有当场发作,喊出那四个字。

  成云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尽管成云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布下了好几层结界,但是成云依然没信心能控制住团长大人,没看见成云连催眠术都不敢直接对团长使吗?就是害怕团长发觉了不对。

  不过嘛,成云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凉宫春日,知道暗示大概已经奏效了,接下来只要小心点,估计又可以开始一番淫戏喽。

  ……

  凉宫春日看着和自己的天命之妖相谈甚欢的父亲,不禁感到有些无聊,「真是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聊的?算了,去看看妈妈在干什么好了。」凉宫春日走到凉宫明菜的身边,伸腿坐下。

  看着微笑着地妈妈,凉宫春日有些奇怪,「为什么妈妈的脸这么红呢?」凉宫春日正想问问凉宫明菜呢,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蹭了一下。

  凉宫春日好奇地向桌下看去,却看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在用脚去帮成云撸管!

  凉宫春日虽然现在只是一名初中女生,但是自从八岁那年后,为了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凉宫春日也查了不少东西,并且了解到了大人的世界。

  凉宫春日完全不能相信,平日里端庄贤惠的母亲居然会在父亲和女儿身边用脚给一个男人足交!凉宫明菜显然是发现了凉宫春日的小动作,或许是因为被女儿发现自己不贞的羞耻感,凉宫明菜脸上的红晕不禁又加深了一层,同时桌子下为成云足交着的白嫩脚丫也加快了上下的频率。

  被女儿发现和野汉子做爱的背德感以及侍奉主人的愉悦感,让凉宫明菜几欲疯癫,那宽松的和服随着凉宫明菜的大幅动作而悄悄滑落,凉宫明菜那丰满的乳房褪去了最后一层防线,双腿之间的淫穴也随着凉宫明菜的动作而若隐若现。

  凉宫春日看着凉宫明菜越来越过分的表现,终于忍不住想要阻止自己奇怪的母亲。

  凉宫春日一把抓住凉宫明菜那饱满的乳房质问道:「妈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凉宫明菜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抓住自己的胸部,那从乳房处传来的快感让凉宫明菜又一次情绪失控,「啊,我在,我在给成云先生足交啊,春日,别,不要这么用力啊,啊,我,我快受不了了。」凉宫春日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行,为了让你说实话,必须要抓住你的奶子才行,不然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凉宫春日或许是觉得仅仅抓住凉宫明菜的奶子还不够,居然又揉捏起了那两颗小红豆。

  一阵酥麻感从乳头处传来,凉宫明菜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阵阵酥麻和快感。

  成云见这母女两人玩的开心,忍不住又加了一条设定,【凉宫明菜身体敏感度提升五倍。】

  「啊!!」突然间,无与伦比的快感从全身各处传来,凉宫明菜,根本无法抵挡这强烈的快感,身体一阵颤动,竟然是潮吹了!

  尽管凉宫明菜现在几乎已经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了,但是她对成云的足交却没有停止,依然用她那白嫩的双脚摩擦着成云的肉棒,不时还会用脚趾挑逗着**上的马眼。

  凉宫春日不禁一喜,要知道,潮吹状态下的人可是最容易被说教的哦。

  凉宫春日连忙趁机质问道:「你以后还为不为天……成云足交了?」凉宫明菜强压着从脚底传来的快感,回答着凉宫春日的问题,「会,只要成云先生让我做,我就一定会做。」凉宫春日愤怒的瞪了自己母亲一眼,「你怎么就屡教不改呢?看来要给你来点狠的。」凉宫春日把手伸向凉宫明菜的蜜穴狠狠地捣了起来,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凉宫的明菜的蜜穴里来回进出,尽管凉宫春日并不会任何章法,但对于敏感度提升了五倍的凉宫明菜,这已经是极其可怕的快感了。

  「啊~ 春日,不要,啊!不行了~ 我又要去了,春日,快停下,啊!」凉宫明菜身体猛然紧绷,又一舒缓,淫穴内随即喷射出了大量的蜜汁,打湿了凉宫春日的手指。

  凉宫春日又一次质问道:「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和成云足交了?」凉宫明菜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能缓缓点头表示自己的想法。

  这可是把凉宫春日气得不轻,气愤之下,凉宫春日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既然是足交的对象是成云的肉棒,那只需让成云的肉棒软下去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想到这里,凉宫春日不禁为自己的天才想法感到自豪。

  凉宫春日爬到桌下,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给成云足交的凉宫明菜的裸足。

  凉宫春日一把抓住凉宫明菜的脚踝,开始快速的摩擦起成云的肉棒来,快感的程度瞬间增加,成云倒是还可以忍住,可凉宫明菜不行啊!

  五倍快感下,随着凉宫春日的大力摩擦,被快感袭击得呻吟连连的凉宫明菜这次连呻吟也没有了,直接高潮后一头昏死过去。

  凉宫春日却仿佛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昏倒一样,继续固执地拿着凉宫明菜的脚踝摩擦着成云的肉棒。

  不过凉宫春日的体力毕竟有限,一直举着凉宫明菜的双腿让凉宫春日不禁微微喘气,细密的汗滴缓慢地从凉宫春日白皙的额头上落下。

  「呼呼,他怎么能坚持这么久啊。」

  凉宫春日埋怨地叹了一句,把凉宫明菜的双腿放在了地上,用手臂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点点的汗滴。

  而成云的肉棒却依然挺立如初,凉宫春日看着面前挺立的肉棒,真想给它一拳,让它软下来。

  成云看到这对母女的淫戏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和凉宫玉成对视的眼神也不禁增添了一分邪意。

  尽管凉宫春日对于面前的棒状物实在是有些无奈,但是凉宫春日毕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呦,为了家庭的幸福,凉宫春日一定不能让母亲出轨,而为了不让母亲出轨,就一定要让这个肉棒软下去。

  抱着一个孝女的信念,凉宫春日向眼前的罪恶肉棒伸出了自己纯洁的幼小双手。

  「哦~ 」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上突然出现了一股冰凉的触感,成云不禁呻吟了一声,用着透视眼看到了桌下的团长正在用她那幼小的手掌摩擦着成云的肉棒,而那充满信念的眼神让成云的肉棒不禁又硬了一分。

  这个时候,成云才感觉到了那操控思想的力量带来的快感,力量让人沉醉,尤其是这种肆无忌惮的力量。

  成云感受着这股力量带来的享受,并暗自决定这次的计划必须要完美成功。

  凉宫春日按着记忆中那些图片里的方法上下撸动着成云的肉棒,从肉棒上传来滚烫的触感让凉宫春日那白雪般的脸蛋不禁多了一份红色的晕红。

  尽管这是为了父母才做的,但是作为一个天真烂漫的女生,还是会害羞的好不好?

  凉宫春日学着自己母亲刚刚的动作用手指在成云的肉棒上轻轻抚过,偶尔还用指甲挑逗下龟头上的马眼。

  成云看着凉宫春日的动作不禁呻吟了一声,「啊~ 」「不对,怎么会,这种感觉……」成云突然感觉不对,现在的快感简直是刚刚凉宫明菜足交时的几十倍!

  这种快感,绝不是正常情况!成云转念一想,随即明白了原因,自己现在的力量来自于凉宫春日的臆想,既然如此,凉宫春日肯定把她当成了天命之人,而且,天命之人和天命之妖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可恶,想漏了啊。

  成云握紧拳头,抵抗着如潮水般涌来的快感,看着在桌下忙活的凉宫春日,成云不禁低吼道:「别给我太得意啊。」凉宫春日看着眼前越发坚挺的肉棒,突然想舔一下,这个想法让本就羞红的脸蛋更是直接红成了林檎一般。

  「没关系吧,反正,反正天命之妖也就是我的私人物品,和,和玩偶一样,舔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在一番自我安慰之下,凉宫春日终究还是伸出了丁香小舌,在成云的马眼上舔了一下,这一舔不要紧,一大堆**便射在了凉宫春日的脸上,还有一小部分凉宫春日躲闪不及,被射进了嘴里,慌乱中居然吞咽了下去。

  不用多说,这自然是成云的邪恶策划。

  在**之后,成云的肉棒总算是软了下去,凉宫春日看着成云疲软的肉棒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总算是成功了!

  凉宫春日从桌下爬了出来,自豪而又挑衅地看了成云一眼。

  这时,凉宫玉成突然说道:「嗯,春日,经过我和成云先生的商讨,接下来,你就去成云先生家接受详细治疗!」「哈?」凉宫春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什么意思?」成云翩翩站起,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凉宫春日,说道:「鄙人成云,是一位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玄关处。

  成云正带着一脸不情愿的凉宫春日和她的家人进行告别。

  凉宫明菜慈爱地摸摸凉宫春日的头发,说道:「春日,你可要听成云先生的话,好好配合治疗哦。」凉宫春日撇了撇嘴,说道:「什么嘛,我都说了,我没病!」凉宫明菜像哄小孩一般笑着说:「是是是,我家春日最棒了。」凉宫春日实在受不了这个语气,不禁反击道:「你也是,不要让我再逮到你做那种事哦,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要我帮你操心。」凉宫明菜笑着说:「春日哦,你是说我帮成云先生足交的事吧,我现在可是成云先生的性奴哦,所以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了。不过,你操了什么心啊?」凉宫春日突然羞红了脸,什么啊?妈妈居然是那货的性奴隶,那我又为什么做那些事啊?我,我白操心了啊!

  这时,凉宫玉成突然来了一击神补刀,他居然把春日做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了。

  顿时间,玄关充满了大人对于孩子的嘲笑笑声。

  凉宫春日捂着脸,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就是嘛,凉宫明菜作为性奴做那些事,不是很正常的吗?对吧?


  「我回来了。」

  成云关上玄关处的大门,顺手把手中的蔬菜放在了地板上。

  「好慢啊你,快点煮饭,我饿了!」凉宫春日懒散的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衫,白暂修长的双腿裸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小内内随着凉宫春日的移动而若隐若现。

  而凉宫春日本人则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哪怕成云淫邪的眼神已经在身上扫过了好几遍也没有动作。

  成云看着懒散的凉宫春日,没好气的说道:「外面这么热,我怎么也要休息一会吧?起来起来,我坐会。」凉宫春日哪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春日直接无视了成云,继续霸占着整个沙发。

  成云看到这一幕,「恶狠狠」地说道:「丫头,你这是要逼我动手啊。」然而,成云的威胁并没有什么卵用。

  【叮,玩家成云威慑技能使用中……】凉宫春日用一种看土拨鼠的眼神瞄了一眼成云,然后……拿起了电视遥控器。

  【叮,使用失败。】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成云一个饿虎捕食扑倒在凉宫春日的身上,双手不自觉的动了起来,一个抓住了春日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一个伸向了春日粉嫩的小翘臀。

  春日挣扎的扭动着身子,双手也不甘落后的开始了「反击」:双手伸入了成云的胯下,抓住了某根因为近在咫尺的萝莉而勃起的罪恶物品。

  【常识置换:肉体纠缠等于抢夺领地,先认输者负。】凉宫春日白暂的小脸已经变得通红,双腿不停的摆动着,胸部和小穴处传来的快感让凉宫春日原本清明的大脑陷入一阵阵的眩晕,但即使这样,春日的双手也并没有停下。

  这个时候,成云的裤子已经被春日脱下来了,春日的双手正在紧握着成云的肉棒撸动着,这是一场耐力和毅力的比拼。

  但是,成云可并没有要遵守规则的意思,他邪恶的笑了笑,下达了另一个指令:【凉宫春日身体敏感度提升5倍。】「啊~ 」随着一声呻吟,春日双目无神,漂亮的脸颊绯红无比,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双腿紧绷起来,脚趾不停的抽搐着,却是在五倍快感下高潮了。

  成云趁机嘲笑道:「怎么?这就不行了?快认输吧?」同时,他的右手已经按压起了春日粉红色的乳头。

  「不要,停啊,嗯~ 不行了,啊~ 」随着成云的追击,原本就全线溃败的凉宫春日更是无力阻拦,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又一次高潮了。

  成云看着眼前美丽的少女,终于是收回了罪恶的双手,毕竟自己是成年人嘛,就不要和小孩子争输赢了。

  尽管理由是如此的道貌岸然,但事实上不过是因为成云过足了手瘾而已。看着瘫倒在沙发上,脸蛋绯红还无力地吐着舌头的凉宫春日,成云摸了摸胯下挺立肉棒,想着不如什么时候去找凉宫明菜泄泄火好了。

  ……

  凉宫春日已经来到成云家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成云凭借自己的主场优势,不禁让自己是天命之妖这个概念深深植入到凉宫春日的脑海里,并且对凉宫春日进行了无数次常识置换,但成功的案例十步存一。

  另外,为了不让凉宫春日的「常识」对世界产生可怕的影响,成云特地一系列常识的对象设置成了自己。

  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成云总算是知道了团长的可怕,明明凉宫春日并没有给自己设定什么神秘力量,但成云的能力对凉宫春日的影响依然是极低,刚刚的一幕可是这一个月以来的努力。

  所以,成云对春日的态度除了贪婪与色欲,还有那么一抹他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恐惧。

  「那个计划就在今天实行吧。」成云丢掉手中的香烟,走向卧室去进行准备工作了。

  ……

  「嗯,好冷。」凉宫春日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冷颤,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成云脱掉了,稍显稚嫩的胴体裸露在空气中,即使现在是夏天却也有些寒意。

  春日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已经是傍晚了,靠着太阳的余晖,凉宫看见餐桌上有着一张字条。

  【有事,出去了,今天不回来了,饭在冰箱里。另:衣服给你洗了。】「什么嘛,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去了,区区一只小妖怪而已,早晚要……咕咕咕。」团长的牢骚还没发完,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团长紧张的捂住平坦的小腹,一丝红润不禁涌上脸庞。

  「还是先吃饭好了,嗯,我找找,食物在,在,在……」一个个「井」字青筋暴起,凉宫春日看着冰箱里一盘子的辣椒,心中有一种扇死某人的冲动。

  「这个混蛋,天诛啊,天……」一声脆响打断了凉宫春日的话,似乎是电闸跳了,「什么嘛,怎么这么倒霉。」说是说,春日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扳电闸了。

  「嗒。」春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应该就好啦。」刹那间,火红的烛光亮起,舒缓的古典乐从音响中传出,成云从卧室中走出,看着面前赤裸的凉宫春日,拿出了身后的盒子,「春日,生日快乐。」【什么?】春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甚至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异样的感觉已从嘴唇处传来,她,似乎是被强吻了?这可是初吻诶?就这样交出去了?

  尽管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述说着推开眼前的人,可是听着舒缓的音乐,看着朦胧的烛光,以及眼前人那温柔而疲惫的眼神,春日并没有这样做。

  【多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永恒。】可,这是不可能的。

  成云看着熟睡过去的凉宫春日,勾起了嘴角,【主仆契约,达成。】……半夜「嗯。」凉宫春日呻吟一声从睡梦中醒来,刚刚醒来却看到成云正在盯着自己,「你看我干什么?」「别说话,吻我。」成云邪魅的一笑,促狭地看着面前的小丫头,春日不禁脸颊一红,很奇怪的,春日竟然从成云身上感到了亲切和温暖,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仿佛眼前人的命令就是自己的一切。

  感受着春日生涩的吻,成云直接粗暴地将舌头伸了过去,和春日娇小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同时,成云的手掌早已经攀上了春日的圣女峰,感受着乳鸽柔软的触感。

  春日努力迎合着成云的动作,想要让自己的「主人」更加的愉悦,但是春日又怎么能和成云这个淫魔比呢,很快,春日就完全丧失了抵抗之力,任由成云在自己的身上攻城略地,粉嫩的蜜穴处已经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

  成云温柔地亲吻了一下凉宫春日的脸颊,【设定:痛感消失,快感加倍。】

  要知道,契约带来的情绪影响是双向的,春日把成云当成了温柔的主人,成云又何尝不是把春日当成了可爱的小女仆呢?

  成云将春日的双脚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胯下的肉棒毫无阻塞的挺进了春日的蜜穴,因为消失了痛觉,所以尽管处女被破,春日依然没有痛苦,而成云则趁着现在疯狂挺动着肉棒,沾着一丝鲜血的肉棒在凉宫春日的蜜穴中抽插着,大量的淫液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带出。

  「唔……啊~ 不行~ 要死了~ 好深~ 啊~ 不行啦~ 」春日的娇躯被成云顶的连连起伏,在快感加倍的状态下,春日已经没有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发出一声声无意识的呻吟。

  成云也终于按捺不住,低吼一声,将肉棒直接顶入蜜穴最深处,大量炙热的精液冲击着春日娇嫩的花心。

  于此同时,春日也发出一声呻吟,大量的淫液从蜜穴中喷涌而出,双腿下意识的紧紧缠住成云的脖子,随后双眼一翻,竟是又昏死了过去。

  ……

  清晨。

  成云刚刚醒来,却发现春日不在床上,正当成云准备下床找她的时候,春日却又回来了。

  「你去哪了?」成云好奇的问道,毕竟昨晚春日才刚刚破瓜,应该好好休息一会才对。谁知道春日却是羞红着脸躺到了床上,然后用被子捂住了脸,任成云怎么叫也不说话。

  没办法,成云只好先下床,毕竟还要做早饭呢,然后他便看到了仿佛被贼闯了的厨房。

  「这傻丫头,不知道又看啥了?」成云看见这一幕就知道肯定是春日想要在他起床前做一份早饭,虽然成云是很感动不假,但是你煮个鸡蛋为什么要把一袋子盐全放完啊,你是想让我吃速成版咸鸡蛋吗?为什么热个面包片你能给我热出一片面包渣啊?

  看着狼藉的厨房,虽然有些无奈,但成云心中对于春日的怜惜不禁又加深了一分。

  ……

  餐桌。

  成云看着眼前完全不敢和自己对视的春日,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害羞了?】这个时候,春日突然问了一句话:「昨天你和我签了什么啊?」成云愣了一下,直接下意识的答道:「主仆契约啊。」下一秒,成云就意识到要糟了。

  果然,春日突然抬起头红着脸吼道:「天诛啊你!」「轰!」一道雷霆破空而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