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救了妈妈?害了妈妈!】(中下)【作者:erciyuan】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救了妈妈?害了妈妈!(中下)

  我要感谢两位院友的建议和指教,不过我要和期中一位说对不起,他建议我不要写儿子被欺负的场景,因为读者会把自己带入。但这篇文章我不能按他的建议写了,因为大纲基本上确定好了。不过,这篇只是我绿母文的第一部,后面可能还会有新的绿母文。下面是正文:

  「今天我们改变销售策略,昨天是一个人肏三分钟,今天是20个人一小时。」
  「什么意思啊?」

  「你他妈管这么多干嘛?乖乖的等着肏就行了。」

  这时候20个囚犯鱼贯而入,不过他们在进来前每个交了200块钱,是昨天的两倍,但妈妈并不知道他们和狱头的私下交易。他们仍然每个人只给妈妈一块钱。

  妈妈惊恐的跑到尿兜旁,又把自己自己塞在尿兜里摆成了肉便器的形状。
  「主人们,人家是下贱的的肉便器,你们付了人家一块钱来肏人家吧!」
  「就是普通的肏你的屄太浪费了。哈哈哈!」

  「你们要做什么?」

  「妈的,做什么,那些农民工只花一块钱就把你玩的那么爽。」

  「你们想……?」

  「肉便器有什么资格问!」

  「嗯!」这次他们仍然让妈妈摆成肉便器的姿势,不过这次妈妈的手是自由的,双脚仍然被拷在尿兜的水管上。妈妈听话的用手把屄掰的开开的,粉红的嫩肉又一次露在外面。我松了口气,毕竟这个高度,他们没法踢妈妈的屄了。
  「啪!」

  「啊啊啊!」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声音,男人们用皮鞭一鞭鞭的抽着妈妈的嫩屄,妈妈的惨叫声和哭声充斥在厕所里。我躲在厕所隔间里除了哭什么都不能做。
  「抽筋了!抽筋了!她的屄被我们抽抽筋了!」说完他掏出了大鸡巴,肏进了妈妈还在痉挛的屄里。

  「昨天晚上,看那些农民工肏你痉挛的屄,今天终于肏到了。」男人每下都肏到妈妈子宫的,痉挛的阴道就像小嘴一样不停的唆着男人的大鸡巴。

  「啊啊啊!嗯嗯嗯!」妈妈今天的叫声中除了凄惨似乎妈妈在压抑着快乐。
  「这婊子子宫里面似乎有个东西,摩擦我的鸡巴好爽。」

  「不会你肏到她胎儿了吧?小心别肏流产了。」

  「那是人家的丝袜,人家刚刚塞进去的。」

  「贱货!被人肏流产也是活该!」

  男人们轮奸着妈妈,每当妈妈阴道的痉挛开始减轻时,他们就让妈妈把屄掰开,继续用鞭子抽妈妈的屄。后来每当男人拿起鞭子,妈妈就主动把屄掰开让他们抽。

  几个小时后,妈妈被肏的屄洞大开,无论怎么抽都无法缩小了。今天妈妈肉便器的工作也终于结束了。

  「求求你们,别把硬币再放人家屄里了。」

  「你说不放就不放了?」

  「其实人家也想把硬币倒人家屄里啦!就是硬币多脏啊,人家的屄脏了无所谓,但人家的屄还要给你们的鸡巴肏呢!把你们鸡巴弄脏了多不好。」

  「你真是因为怕脏?!」

  「是啊。」

  「这样就不脏了。」

  「哗!」狱头把一股刚刚烧开的水浇到储蓄罐里,开水说着储蓄罐的缝隙流了出来。

  「消过毒了,现在可以了。」

  「不要!」两个男人强行掰开妈妈的屄。

  「啊啊啊~」滚烫的硬币被倒进了妈妈的屄里,妈妈疼的连昏死的机会没有,直到硬币都冷却下来,妈妈才昏死过去。

  我痛苦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希望男人们能放过妈妈。

  「你想让你妈妈轻松点么?」

  「想!想!你们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你去医务室把里面么衣服穿好化好妆等着。」

  我来到医务室穿上护士服白丝袜带上美瞳涂上口红,与其说我的样子像个护士不如说我像日本AV里的女优。

  「快开门!」

  「啊!」我打开门,奄奄一息的妈妈站在门口,不过妈妈的头发被男人拽着,要不然她也站不起来。

  「叮叮哐当!」妈妈的屄里仍然有硬币掉出来,妈妈的身后的地上都是硬币。妈妈似乎没认出她眼前的这个「小美女」其实是她的儿子。他们将妈妈放在医务室的妇科床上,双腿被打开超过90度。

  「帮你妈妈把烂屄里的硬币都取出来吧!」

  我拿着钳子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让钳子伤着妈妈。

  「你的屄都没有弹性了,估计无论做妓女还是肉便器都没人要了吧!」
  「求求你们了,人家还要靠着我的屄赚钱。」

  「我们监狱里的医生最近研究一种阴道紧缩术,手术时间短,恢复期短。不过至少要五万的手术费。」

  「人家哪来这么多少啊?」

  「你和雄哥借啊!」

  「人家还欠雄哥那么多钱。」

  「没事,你的阴道要是变紧的话,你在外面做妓女生意也会好的吧,没多久就赚回来了。」

  「喂!雄哥。人家的屄被肏松了。」

  「嗯!就是被肏烂了。所以想和你借点钱做手术,阴道紧缩术。人家屄紧了也更好赚钱的。」

  「好的,借五万,借条写十万万,十分利。」说完妈妈挂了电话。

  「雄哥答应了。明天我就把钱送过来。」

  这时狱警悄悄对我说「你想分担你妈的痛苦么?」

  「我愿意!」

  「很好,不过你这样子感兴趣的人少。你要做了变性手术后你的顾客一定很多。脸蛋底子好,肉又嫩,在加上噱头,想肏你的人肯定比你妈多。」

  「但我没钱做手术啊!」

  「雄哥给你准备好借条了。借你十五万,借条上写三十万,十分利。签字吧。」
  我签了字,躺在了妈妈旁边的妇科床上,中间只有块白步隔着。

  「手术费里不包含麻醉费用,你要麻醉的话要加五万哦!」

  「那人家不要麻醉了!」

  「那你呢,你要麻醉么?」

  「我也不要了……」

  医生给我注射了大量的药水。

  「啊啊啊!」「啊啊啊!」我和妈妈的惨叫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医务室里。也许是我的叫声太扭曲了,也许是妈妈也遭受着剧痛,妈妈没听出来我的叫声。
  「还好这个小子还没发育,正是做这个手术最好的时候。太小了身体受不了,太大了效果不好。」

  「他们要恢复几天啊?」

  「他们三天后就都可以接客了。」

  「这么快?」

  「嗯,不是有药么?那个药可以让细胞快速分裂,伤口愈合速度快几十倍。」
  「有副作用么?」

  「废话,据说用过这药的没有活过45岁的,这药是抽取人的生命来起作用的。」

  在剧烈的疼痛中,我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他们的谈话,但醒来后就几乎全忘了。

  「你回去休息一晚。记得涂药,三天后继续来接客。」

  「我求求你们,我拍的那些片子你们不要在给别人看了。」

  「那些?你还有新片子么?」

  「啊,这……」妈妈颤抖着拿出来一张碟子递了过去,「这部你们不要再给那么多人看了!你们自己看就行了。」

  「知道了。小赵送她回去吧!」

  在这三天里我忍着下体剧烈疼痛和蚂蚁撕咬般的痒,还发着高烧,但他们除了按时给我注射大量的雌激素和营养液外就让我自生自灭。

  三天后,我的伤口似乎痊愈了,「啊啊啊!」他们把我下体纱布除去了,我变成不男不女的怪物,我还能感觉到我的小鸡巴变的更小了藏在了我人工的阴道里。

  「换上衣服吧,你的第一笔生意来了。」

  我穿上了他们给我准备的JK服和白丝长筒丝袜。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一个漂亮的国中小女生一样。由于我平时挑食只喜欢吃素菜,导致我比班级很多低年级看上去还要小巧。

  「」小美女「你看看谁来了?」

  「雄哥?」来的人不但有雄哥,还有被我刺伤的黑社会们还有好多不认识的男人。

  「这些都是受害人的家属。平时都是你妈伺候他们的,他们听说你的事想来尝个鲜,你要是伺候的好的话,他们以后就常过来肏你,你妈妈也会轻松点。」
  「我一定伺候好大家。」

  「雄哥各位大哥,以前是我不对,今天我就用我的肉体来个各位赔罪。我的肉体任大家玩,如果你们觉得我的肉体玩起来有意思的话,请你们常来玩。」
  「雄哥,你来吧!据说他们给这」她「上了个」处女膜「。」

  我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他们,雄哥用手抬起来我的下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啪!」一记耳光打在我稚嫩的脸蛋上。

  「啪啪啪!」雄哥看着我滚满泪珠的双眼和通红的脸蛋,雄哥越打越兴奋。
  「我打你你不是觉得委屈啊?」

  「没……这是我活该!你们只要对我妈好点,您随便怎么对待我都行。」
  「啊!」雄哥把我打的遍体鳞伤了后,才掏出了大鸡巴。一边掐着我的淤伤一边肏着我。我体内肉膜被捅破的时候让我知道了女性被破瓜的痛苦。

  「和她妈妈的真屄肏起来」她「的屄似乎更爽。」

  我和狱头签了一个合约,他们每天允许我出监狱12小时赚钱,而我所有赚来的钱,我只能得一成。像我这样人出了能出卖肉体以外还能靠什么赚钱呢?
  我穿着校裙和白丝袜走出了监狱,时隔三个月我终于走到了外面,但我绝对没有自由。每天我只有十二个小时在外面赚钱。监狱在郊区,赚钱肯定要去市区但我现在身无分文。有个拾荒者边走边看着我,他还把手放进肮脏宽松的裤子里蠕动着。

  「大叔,你能给点钱给我做车么?」我走到他身边说,我隔的好远的时候都能问到他的臭味。

  「你居然和我这种人要钱?」他一边说一边用色咪咪的眼神打量着我。
  「你给我钱坐车,我让你摸。」

  「我给你一块钱坐车,但我要肏你。」

  「嗯!」

  「啊啊啊!你的鸡巴好脏啊,求你,我的口袋里有避孕套,啊啊啊,求你带上吧!」

  拾荒者粗野的拉下我的内裤,把我按在草丛里用他肮脏的大鸡巴肏起了我的「嫩屄」,我的「处女膜」刚被肏破,我残留在「阴道」里肉膜刮蹭着他的大鸡巴,他的臭哄哄的身体在我身上拼命的蠕动着。

  「女娃娃,你的屄肏起来挺舒服的,我强奸过那么多女孩子,你的屄是肏起来最舒服的,简直天生只是用来肏的,你是不是刚被破处啊,你的处女膜刮着我的鸡巴好舒服,好爽,好爽。」

  「不要,不要射进来!」

  「怀我的种吧!」流浪汉终于将他腥臭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

  「女娃娃,你做妓女卖淫的话生意肯定好,不要浪费你这么完美的屄。」说完他塞了十个一毛的硬币给我。

  「呜呜呜!」我看着我第一次做「妓女」赚来的一块钱趴在草丛里哭了起来。
  我坐公交车到了市区,在车上免不了被痴汉欺负。我鬼使神差的走到妈妈的饭馆里,妈妈的饭店正在招女服务员:

                招聘

  招收女服务员一个小时100元加50% 提成。

  工资居然这么高,我进去应聘时发现有好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生在应聘,原本的那些服务员也都换成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等轮到我时,负责招聘的人我也不认识。

  「你叫什么?」

  「我叫王文,王雯雯。」

  「多大了?」

  「15!」实际上,因为我的挑食,我看上去比实际年纪更小。

  「身份证呢?」

  「我没有。」

  「那就不好办了。」

  「叔叔!求求你,我真的需要这个工作。」

  「妈的,居然这么小就不是处女了。」叔叔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

  「你清楚要做什么工作吧!」

  「不太清楚。」

  「明天会给你培训的。」

  今天先让我爽下,说着就把我按在桌上肏了起来。他门都没关,任由我的淫叫迎来了别的男人。

  「新来得啊?」

  「嗯,等我肏完了让你尝尝的,她得屄肏起来爽的都不像真的,太完美了。」整个饭店的男员工把我轮奸了好久,我看了看时间快到我回监狱的时间了,我要了一块钱坐车回到了监狱。

  「你终于回来了,你赚了多少钱?」

  「今天人家没赚到钱。」

  「妈的,」阴道「里都是精液结果一分钱都没赚到,你果然和你妈一样贱。为了惩罚你,你这个月赚的所有钱都要上交,另外,这是你妈的新片像上次那样推销吧。」

  「不要,你们答应妈妈不给别人看的。」

  「真孝顺啊,不过你妈一定想知道是谁把她的片子推销给那么多人的。」
  「我去……」我不想让妈妈知道是她最爱的儿子出卖了她,不想。我换上了男装又去推销妈妈的新片了。

  一会儿,放映室就坐满了人,他们满怀期待的等着看妈妈又会被怎么样的折磨。

  这回的场景又是在妈妈饭店的包厢里:「雄哥,各位大哥。我带我儿子向各位道歉,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原来是妈妈设宴给他们赔罪。

  「老板娘,太没诚意了吧,还用茶!」

  「就是!」

  「但人家怀孕了不能喝酒。」

  「怎么我才强奸你几天你就怀孕了?」

  「不是,人家肚子里得孩子是人家老公的。」

  「不是我的?」

  「不是的。」

  「那把你肏流产,这样老板娘就不用担心了!」

  「不要!雄哥求求你不要!我喝!」

  「那不就行了!乖乖的,别以为能用怀孕当借口。如果因为你怀孕而让大家玩得不爽的话,随时把你轮奸到流产。知道了么?」

  「知道了!」说着妈妈端起酒杯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妈妈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淡淡的红晕煞是好看。

  「老板娘,我的弟兄死的死伤的伤,这你就想打发了?」

  「人家不就是想让雄哥做主么,我们原因赔钱。」

  「那好,你赔我死去的弟兄五百万,受伤得弟兄一人一百万,总共一千万。我就让他们在法庭上给你儿子求情。」

  「雄哥,这太多了!而且人家也没那么多现钱啊!」

  「一条人命啊!你不赔的话,等着给你儿子守尸吧!没钱可以问我借啊!」
  「是么?谢谢雄哥,谢谢雄哥!」

  「不过你要用点东西抵押哦?」

  「要用什么抵押?」

  「你家的那些房产,饭店还有你的屄。」

  「雄哥,这是不是有点多了?」

  「那当我没说,兄弟们我们走。」

  「我答应,我答应你的条件。」

  「那把这个合约签了吧!」说着雄哥拿出了一份合同。

  「借款人,张芳芳,向雄哥借款1000万元,月息10% ,抵押物名下所有财产,房屋,饭店以及张芳芳本人的屄。」妈妈将合同读出来后签字画押。
  「老板娘,你把屄抵押给我了是不是也应该用屄按个印子啊?」

  「这……唉……」妈妈叹了口气,脱下了内裤,拿出了口红涂在屄上在合同上按上了自己的屄印。

  「来来来,在喝几杯!」

  「雄哥,真的不能喝了,人家胃不舒服。」

  「好啊,那就不用嘴喝!」雄哥冷冷的说道。

  「谢谢雄哥。」

  「用你的屄喝!」

  「这……」

  「老板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妈妈知道雄哥的手段,只好坐在椅子上,众目睽睽下抬起自己的屄,这时一个服务员进来上菜,她看到自己老板娘的样子后,一脸鄙视的骂了声「贱货!」就走了出去。

  「啊……」妈妈将一杯白酒倒进了自己屄里,男人们一个个的敬妈妈酒,妈妈不得不用自己涂着口红的屄一杯杯的喝着白酒。酒精进入妈妈阴道里通过被阴道的黏膜吸收传遍全身,妈妈慢慢变得醉熏熏的。

  「雄哥,恭喜你啊,终于把这个饭店弄到手了。」

  「以前我用五百万买她饭店都说好了结果说还要多加一百万,现在等于倒贴钱送我!」

  看着坐在椅子上把双腿抬高到脖子后的妈妈,雄哥掏出了大鸡巴,肏干起了醉醺醺的妈妈。

  「妈的,和奸尸一样无聊,等会再肏吧先吃饭。」

  男人们不管妈妈,开始大快朵颐,酒足饭饱后妈妈仍然没清醒,雄哥有点不耐烦了,这时厨师小董走了进来「雄哥喜欢一边听女人惨叫一边肏,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老板娘快速醒过来而且叫声一定让您满意。」「那你试试,让老子满意了,以后你就和我混。」

  「谢谢雄哥。」

  小董先给妈妈灌下了大量的白开水,然后将一个长长的直筒水杯杯口朝外的全部塞进妈妈屄里,他又拿来了一壶几乎还在沸腾的开水倒进了妈妈屄里的水杯里。

  「啊啊啊!」妈妈从醉酒状态下完全清醒过来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妈妈的身体想冒烟一样散发着酒气。小董把妈妈屄里的水杯拿出来,又在妈妈屄里倒满了干冰和冰块,妈妈的屄被烫的肿了起来!

  「雄哥请享用。」小董是农村来的,年纪不大不过平时老实巴交的,妈妈很照顾他。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妈妈。为了讨好雄哥,小董居然如此折磨虐待妈妈。
  「不愧是做厨子的,有一手,以后和我混吧。」

  「谢谢雄哥,谢谢雄哥。」

  「啊啊啊!」雄哥不顾妈妈被烫伤的阴道,狠狠的肏着妈妈的屄,妈妈也如小董承诺的一样不停的惨叫着。

  囚犯们看着妈妈被轮奸,都掏出大鸡巴在自慰。

  「你想赚钱么?」

  「想!」

  「那你还不主动点,你现在可是女孩子了。」

  「我知道了。」我再次换上校裙和白丝袜没有内衣,走进了放映室。男人们虎视眈眈看着我。

  「大家好,我叫王雯……雯,今年十……六岁,是个妓女,一百块可以肏一次。」男人们看着妈妈被性虐待的片子早就饥渴难耐了。他们将我的裙子撩起来后直接把大鸡巴肏了进来。就这样囚犯们一边观看妈妈被人轮奸一边轮奸着我。
  「你也来肏下吧,要不是你今天也不会有这么爽的屄玩。」雄哥射完精后对小董说道。

  「谢谢雄哥!」

  「老板娘,我早就想肏你了。你知道当你第一次被轮奸的时候我有多开心么?那时候我知道我终于有机会肏你了。」小董一边肏着妈妈一边说着。

  随小董之后,男人们不顾妈妈和胎儿死活的轮奸着妈妈,他们把妈妈按在桌子上肏着妈妈,妈妈紧紧攥着桌布不让身体移动的太厉害。妈妈的惨叫和哭声声响彻在饭店里。包间的门口聚集着好多男员工,他们不但没有帮妈妈,而且还用贪婪的眼神看着妈妈。

  雄哥的人轮奸完了妈妈后走后,留下奄奄一息的妈妈在包间里,妈妈饭店的员工们走进了包间平时妈妈对他们非常的好就算他们害怕雄哥但他们也应该会照顾妈妈的吧。

  但接下来的是让妈妈和被轮奸着的我都陷入绝望,妈妈的男员工们不但没帮妈妈他们还把鸡巴掏了出来,妈妈绝望的看着男人们的大鸡巴,眼角的泪不停的流下,她又紧紧攥住了桌布……

  男人们完全扔掉了平时对妈妈的尊重,像疯子一样轮奸着妈妈,他们认为既然都到这地步了就干脆撕破脸皮把事做绝了,所以对妈妈的强奸他们都是每下都肏到子宫里没一点怜香惜玉。

  「啊啊啊!」当他们也发泄完后,他们将雄哥他们吃剩的各种骨头塞满了妈妈满是精液的屄里之后扬长而去。影片到了这里打出了未完待续的字幕后也就结束了。

  一批又一批的囚犯来放映室一边看妈妈被虐待轮奸,一边轮奸着我。十个小时的轮奸,至少两百个人轮奸了我,但我赚的所有钱都被他们拿走了。之后,我稍微休息了一会就换上了新衣服出去赚钱。

  这次我直接坐车去了妈妈的饭店,在饭店里我见到了挺着孕肚的妈妈,妈妈穿着旗袍丝袜,端庄中透出淫荡而妈妈没认出已经成为女孩子的我。

  「我们饭店的女服务员分为普通服务员,妓女服务员,性玩具服务员,性奴隶服务员和肉便器,妓女服务员就是做些普通妓女做的服务,性玩具服务员要接受客户的一些玩法,性奴隶服务员要接受客户性虐待,肉便器服务员就是在固定时间内客户怎么玩怎么蹂躏都要接受。在这个店里,除了我是肉便器外,其他的都是普通服务员或妓女服务员。你们可以选择你们想成为那种服务员,你们可以在看完我怎么伺候客人们的后再做决定。不过,你们要选择成为肉便器的话,就要完全丢弃尊严,并做好永远作为肉便器的准备。」妈妈给我们介绍已经成为淫窝的饭店里的服务并且将合同递给我们。

  「放心好啦,老板娘,有谁和你一样贱一样笨会去当肉便器啊。」

  「哈哈哈!」新来的女人们嘲笑着妈妈。而我默默的在肉便器这栏打了勾。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